澳门真人官方

发展职业教育:各国走出危机新战略
  
    自金融危机令各国经济陷入低迷以来,高等教育一直被视为解决危机的关键。但是,随着就业等一系列问题的显现,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越来越多地将目光投向职业教育。无论是职业教育堪称典范的国家,还是职业教育本来不受重视的国家,最近都开始反思并重新定位职业教育的功能与价值,值得我们关注。

    瑞士把职业教育当作国家大事

    新动向:立法促进青年就业,职教文凭与国际接轨,企业积极应对学徒短缺

    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竞争力报告2010-2011》中,瑞士蝉联榜首。不同于地大物博的美国,也不同于资源丰富的阿拉伯国家,当飞机从瑞士上空驶过时,连绵不绝的群山和裸露的褐色岩体让人不禁惊叹,这个缺少耕地和自然资源的国家,靠什么做到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世界第三?

    “靠人才!”瑞士人通常这样骄傲地回答。然而,在美国争取高等教育人口比例世界第一,日本、韩国高等教育入学率超过80%之际,瑞士却有2/3 的年轻人在初中毕业后进入职业学校,然后开始工作。这是一种怎样的人才培养模式?它何以适应以高科技和创新为特色的瑞士经济发展?

    全民重视职业教育

    在瑞士,职业教育不是“后进生”的归宿,而是国家经济链条上重要的一环。瑞士是联邦制国家,各州享有教育的立法权和管理权,但是唯独职业教育由联邦和各州共同管理。主管职业教育的国家机构——瑞士联邦职业教育与技术办公室隶属于经济事务部,负责根据国家对职业教育的需要,制定各项职业教育和培训政策及发展计划。各州设有职业教育办公室,负责对职业教育和培训机构进行监督。

    透过一个国家在教育上的花费和投资结构,可以看出该国对各级各类教育的价值判断和功能定位。2007年,瑞士中等职业教育经费比普通高中高出4 个百分点。根据瑞士联邦经济事务部发布的“2008-2011年教育、科研和创新指南”,瑞士联邦进一步加大职业教育投入,4年对职业教育总投入 27.08亿瑞士法郎(1瑞士法郎约合人民币6.01元)。

    早在100多年前,瑞士人就认识到职业教育的重要性。由于资源匮乏,没有重工业,瑞士只能靠进口原材料加工业立足,也就对工人的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上世纪30年代,瑞士颁布了第一部联邦职业教育法。如今,制造业和服务业仍是瑞士国民经济的两大支柱。基础化学、制药、机床和电子等行业增长显著,使瑞士始终保持对有一定技能的劳动者的较高需求。2004年,瑞士新职业教育法颁布,重新对政府和企业职责、专业教学以及学徒培训内容、从业人员资格、质量保障机制等作出规定。

    “一个健全的人必须掌握一技之长,并获得一份工作”,瑞士人从小就被灌输这种概念。瑞士别出心裁地设立“女儿/儿子节”,孩子要在这天进入家长的工作场所,零距离了解父母的职业。瑞士职业教育法规定,在小学二年级就要开设各种手工课程,养成劳动兴趣和习惯。从初中二年级开始,学校要对学生进行系统的职业指导。在这样的环境下,没有人会因为选择了职业教育而感到低人一等。

    瑞士是高福利国家,失业人士可以享受400天的失业救济。但是刚刚通过的《失业保险法》将25岁以下青年失业者的救济时间缩短为130天,此举是为了让他们回到就业市场。目前,瑞士青年人的失业率为6.4%,虽然在经合组织国家中是最低的,但已令瑞士人积极行动起来。

    瑞士企业的用人标准是“够用就好”,不愿意看到教育浪费的现象,很少有高学历应聘低职位的情况。当然,企业这样做也是出于节约成本的考虑。很多时候,职业学校的毕业生更容易就业。一些热门的职业学校和学徒机会,只有最好的学生才能获得。

    职教体系灵活开放

    瑞士的职业教育是一种衔接高等教育,面向终身教育的体系。瑞士学生在完成义务教育后,30%的学生到普通高中就读,并准备上大学;5%的学生进入实科高中,属于升学就业两手准备;65%的学生进入职业学校学习,这些人中有90%以上将在毕业后直接就业。对义务教育后不能决定自己去向的学生,瑞士设立了“十年级”。这一年可以就近到普通中学或职业学校试读,适应后再作出选择。

    据瑞士联邦职业教育与技术办公室最新发布的《瑞士职业教育与培训2010年报告》,瑞士目前拥有超过200个职业教育项目,有两年制项目和三到四年完成的项目。此后,学生获得联邦职业教育与技术文凭,可以就业,也可以进入高等职业学院,或通过会考进入应用科学大学乃至联邦理工大学继续学习。

    瑞士联邦职业教育与技术办公室的职能保证了这种连续性,瑞士的中等职业教育、高等职业教育、应用科学大学以及国家整体创新政策与计划的制定均由该机构负责。从某种意义上说,瑞士的高等教育也是职业教育的延伸。且不说以学术与商业相融合为宗旨的9所应用科学大学,就连两所全国最高学府,也都是理工大学。和我们想象的安静书斋不同,许多大学教授拥有自己的企业,将科技创新成果快速转化。

    当然,如果你以为瑞士的职业教育只不过是熟练工种、简单劳动,那就错了。瑞士人认为,创新无处不在,而职业教育更是重要的领域。在未来增长型行业方面,瑞士保持着领先地位。生物技术、医疗设备、信息和通讯技术、微技术和纳米技术、环境技术和共享服务等领域的迅速发展,无疑对职业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

    “许多工作无法再靠掌握单一技术的人来完成”,认识到这一点,瑞士联邦职业教育与技术办公室推出了新的联邦职业文凭。其目的是使职业学校的学生获得更扎实的学术基础,进一步消除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之间的障碍。获得该文凭的学生,可以直接注册应用科学大学,通过大学能力测试也可以进入州立大学或联邦理工大学。2009年,瑞士约1/3人口受过高等教育,比例稳中有升。

    在近日举行的瑞士学徒生会议上,瑞士经济事务部部长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表示,尽管国内外对于高等教育毕业生的需求越来越大,但职业教育在瑞士并未过时。瑞士打算将职业教育毕业证书分成8个等级,与博洛尼亚系统接轨,令欧洲的雇主能够对外国求职者的能力和知识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另外,瑞士的文凭还将附加一张英文的注释,对于文凭持有者的能力进行详细的说明。

    企业以培养学徒为荣

    18岁的马努埃尔是木工学徒,每周2天在学校学习基础及理论课程,另外3天在一家木材加工厂跟随师傅在实践中学习。学徒是瑞士职业教育的主要形式。几乎所有职业学校都有合作企业。学生在上岗之前,需要与企业签订合同,并可获得正式工20%的工资。

    《瑞士职业教育与培训2010年报告》指出,目前瑞士有30%的企业提供学徒岗位。对此,政府并没有强制要求,全凭企业自愿。作为对企业工作的认可,各州职业教育办公室每年会向接收学徒的企业颁发一枚徽章,上面写着“我们培养了专业人士”。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瑞士各企业发愁的不是学徒岗位不够,而是行业“后继无人”。随着人口数量下降,瑞士的应届毕业生也在减少。许多企业紧张起来,原本应该从11月开始的招工工作,已经提前到夏季,距毕业还有一年的学生就成为招募对象。图尔高州一个木材加工厂原本需要两名学徒,却只找到一名,厂长托马斯表示:“与几年前相比,现在的学徒工自制力太差,他们不愿接受批评,遇到问题就选择离开,而不是寻找解决办法。”瑞士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2008年共有17156人解除学徒合约,这相当于瑞士所有学徒工中的10%。2010年瑞士的学徒空缺已经增长到7000个。

    瑞士的职业学校按行业和年级分班,每班10到14人。但由于行业太多往往不易做到。大部分职业学校由政府或行业协会开办,有些行业可以跨州集中授课。各种职业、专业或行业协会组织在职业教育方面发挥着很大作用,其职责包括就制定、修改职业培训及考试的标准、内容等向政府提出建议;受政府委托为职业资格考试出题,协调组织考试;组织实施本行业的职业培训;向社会提供本行业的职业培训方法和教材等。

    在瑞士,学徒不用担心被当成“廉价劳动力”而学不到东西。职业教育有严格的课程标准和质量监测体系,企业中担任师傅的人,也要经过国家考试才能取得资格。在瑞士的校企合作中,企业会进行成本和收益的评估,给学生提供合理的培训对企业和学生来说都很重要,也是调动企业积极性的关键。

    瑞士雇主联盟主席托马斯·道姆建议中小企业及早为学徒紧缺问题作好准备,改变以往被动的招工方式,积极寻找合适人选。他同时强调,家长应该给即将走上职业生涯的孩子一些建议。瑞士人的教育方式是给孩子完全的自主权,而毫无经验的青年人往往在选择职业的关键时刻手足无措。这个时候,家长的经验是孩子最好的指路灯。(记者 高靓)

    【数据参考】

    瑞士最受欢迎的职业教育项目前10名是:公司职员、售货员、健康护理、厨师、电工、机械工程师、社会工作、美发师、IT技术员、细木工。

    瑞士拥有23.5万中等职业学校学生,5万高等职业院校学生,6.3万应用科学大学学生,以及600个专业组织。

    瑞士25岁左右的非熟练工人年薪为31700-37000瑞士法郎,拥有10年工龄的熟练工人,工资在44900-56100瑞士法郎之间。

    2011年,瑞士职业教育获得12.42亿瑞士法郎的联邦拨款,7.45亿用于中等职业教育,4.49亿用于应用科学大学,1700万用于国际合作,300万用于瑞士教育长期发展目标。

    【链接1】

    韩国:制定高中职教提升策略

    新动向:把学校管理权移交企业,建立“就业第一”体系

    前不久,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向总统提交了《高中职业教育提升策略报告》。此次提出的职业教育提升策略主要是加强职业高中与企业合作,提高职业高中学生的就业率。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提出,将在691所职业高中里重点扶持400所学校成为专才高中和专业高中。

    在韩国,开设单一专业的学校称为专才高中,而开设多个专业的学校称为专业高中。目前,韩国有21所专才高中。虽然数量不多,却为韩国职业教育探索出一条新路。专才高中的课程设置与企业需求密切相关,专门聘请商业人才担任校长。例如,龟尾市的电子技术高中就聘请了一位LG电子的经营管理人员作为校长,并且与该公司签署了100名学生的就业协议。

    忠北半导体高中是专门为培养半导体设备操作员而设立的。学校拥有最先进的半导体实验室。价值数百万韩元的实验设备都来自社会捐赠。该校还依照与海力士公司(世界知名的韩国半导体生产商)的就业协议专门设立了“海力士”教室。

    在新策略中,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打算把专才高中的管理权移交给中小型企业的管理层,方便他们为学校的长远发展作打算,并为学校提供更多支持。

    根据专才高中取得的成功经验,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计划逐步加强企业与学校的合作。具体措施包括:为专业高中建立人力资源需求的信息系统,加大政府和企业对学校的支持力度。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会继续增加由政府部门资助的专业高中数量,主要集中在人力资源稀缺的烹饪、海外建筑、社会服务等领域。

    在韩国,除了各种专业高中和专才高中外,还有一种既提供人文教育又提供职业教育的综合高中。目前,韩国共有187所这样的学校。这些综合高中由于规模较小,已经无法提供正规的职业教育,也不具备应有的教学环境。因此,韩国政府正在推动综合高中转型,综合高中的教师将被分流到专业高中或普通公立寄宿高中。

    根据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的高中职业教育提升策略,韩国政府支持职业高中建设的资金将在今年达到1000亿韩元,其中40亿韩元用于教师培训,200亿韩元用于支持职业高中学生的就业。

    目前,韩国大部分职业高中的学生毕业后都进入高一级的职业学院或大学继续读书,没有第二条路可选。针对这种情况,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打算建立“就业第一”体系,鼓励学生毕业后先找工作,在他们自己的专业领域开始职业生涯,以后如果有必要,再找机会到大学继续读书。

    为了帮助学生先就业后深造,职业高中的课程设置和学科重心将有相当大的调整,从现在对韩语、数学、英语等传统学术科目的关注,转向对实际操作科目的重视,而且这些科目必须满足企业的用人需求。

    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将与工商业联合会共同开发针对职业高中学生特点的职业能力测试,取代现有的偏重学术水平的测试。职业能力测试不仅能够为学生带来一技之长,还可以为企业招聘提供参考。为了让“就业第一”的理念深入人心,教育科学技术部将为那些毕业后参加工作的职业高中学生提供更多在职深造的机会。除此之外,政府部门也会适当增加工作岗位,大力支持职业高中生就业。


    【编者的话】

    瑞士的职业教育备受重视且高度发展,美国不愿年轻人过早决定命运而一度忽视职教,曾经辉煌的韩国职业教育,受文凭社会的影响,几乎沦为了追求学历的一环。

    受政治经济文化的影响,这三个国家的职业教育各有不同,但从各国近期职业教育发展动向来看,也表现出一些共同的趋势。

    职业教育的发展离不开社会认可。在瑞士,职校生受社会尊重、受企业欢迎。美国在努力改变对职业教育的看法,甚至有人提出让职业教育更名为“职业生涯与应用科学教育”,以打破受人冷眼的局面。韩国的“就业第一”体系,希望企业和学生重新认识职业教育的价值。

    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的来临,并不意味着什么岗位都需要大学文凭。高学历者的“屈尊低就”不一定代表行业的进步,也可能只是单纯的教育资源浪费。此外,许多职位的技术和要求并不是课堂书斋里能学来的,必须要靠另外一种教育形式——在动手实践中、在工作岗位上获得,这正是职业教育不可替代的价值所在。

    可以看到,这三个国家的职业教育都不再是封闭的王国。面对当今社会经济发展日新月异,所有人都需要不断学习。中等职业教育、高等职业教育、普通高等教育、终身教育相互交叉、衔接,让学生有流动的渠道,有发展的空间,才能使职业教育更有吸引力。

    我们还看到,即使发达如瑞士,职业教育制度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只有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不断“进化”,职业教育才能永葆活力。

    ■链接2

    美国:诠释职业教育时代价值

    新动向:奥巴马要求每个美国人参加至少一年的培训

    莎拉·兰德和阿什莉·雅克布森是典型的美国少女,两人在威斯康辛州的瓦纳基高中就读,并同在一家养老院做护理。莎拉计划成为执业护士,阿什莉则有望成为药剂师。她们的前途看似一片光明,然而两人却都是美国最受歧视的高中生教育项目——职业培训的产物。

    虽然美国有扶持职业教育的《帕金斯法案》,但是很多美国民众反对让在校学生过早进入就业市场的做法。在他们看来,这种预先决定学生命运的行为是对机会公平信念的挑战。随着有大学文凭的人收入增加,社会对职业教育的质疑与日俱增。2005年,只有1/5的高中生学习的是职业课程,1982年时这一比例是1/3。

    目前,低迷的经济形势为职业教育发展提供了契机,不断攀升的失业率迫使美国民众不得不重视职业能力的加强。2010年上半年,美国社会针对职业教育的发展与改革掀起一场全国大讨论。

    全美职业教育协会提出,高中阶段职业教育准备应该加强三大能力的培养——学术能力、就业能力和技术能力。

    该协会指出,在当前经济形势下,所有高中生需要掌握必备的学术技能,尤其是数学和英语,作好就业与升学两手准备。现在,雇主经常抱怨年轻人的英语书写问题太多,不会撰写备忘录、信件与技术报告。这些技能在传统教学中通常被忽视。学生的数据统计与分析、推理与计算能力应得到进一步加强。

    就业能力被雇主形容为21世纪取得职场成功的最重要技能,包括:关键的思考能力、适应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口头表达与书面沟通能力、合作与团队精神、创新能力、责任意识、职业精神、道德意识与技术运用能力。全美职业教育协会指出,“决定着知识与技能级别的就业能力在未来5年将变得越来越重要”。

    为进入职场作好准备,个人还须掌握某种特定的工作知识与技能。在州政府的支持与协助下,美国商业界与产业界众多团体于2010年发布联合声明,颁布了16类行业与79种具体职业需要的关键知识和技能。

    美国联邦政府对职业教育的发展给予了大力支持,总统奥巴马要求每个美国人承诺参加至少一年的培训,“无论通过社区大学、四年制大学、职业教育还是见习方式”。美国国会亦在2010年的财政预算中为《帕金斯法案》提供了13亿美元的补助,以支持教育实习项目的开展。

    一些州提出延长职业教育年限,让高中阶段学习职业课程的学生有机会进入职业学院深造。威斯康星州州长吉姆·多伊尔亲自推广“青年学徒计划”,让接受职业训练的高中生能到技术学院补充专业知识。在芝加哥,一所颇具规模的高中开办了小规模的财经专业学校,教授市场学、会计、个人理财等课程。芝加哥教育部门称,将模仿这种专业学校模式,使文化课教学与产业培训相结合,更新职业教育系统。

    针对以往将职业教育与大学预科相对立的做法,一些州尝试将二者合而为一。选择职业课程的高中毕业生可以选择读大学、接受培训或直接参加工作。同时,一个大胆的新计划也在慢慢形成。智库国家教育与经济中心正在开发一个面向高中二年级的测试项目,通过者可以进入社区学院,也可以继续高中学业并申请四年制大学。在盖茨基金会的资助下,此项目将在8个州进行试点。

    【相关新闻】

    欧盟:颁布未来10年职教计划

    2010年12月,欧盟发布了引领未来10年职业教育与培训方向的《布鲁日公报》。

    《布鲁日公报》中提出了一揽子旨在提高欧洲职业教育与培训质量的目标和行动计划,希望建立一个更切合劳动力市场需求、更方便学习者选择的职业教育与培训体系。这是对2002年启动的哥本哈根进程的延续,也是新的起点。

    欧盟委员会主管教育、文化、多语言和青年事务的委员安吉拉·瓦西利乌女士说:“职业教育与培训需要实现两个核心目标,一方面促进就业和经济增长,另一方面应对更大的社会挑战,比如增强社会凝聚力。我非常高兴地看到33个欧洲国家的教育部长、企业代表和协会组织对欧盟职业教育与培训战略的一致赞同,大家齐心协力让职业教育与培训更适应时代发展、更具吸引力。”

    目前,欧盟有近半数接受中等教育的学生选择的是职业教育与培训项目。但是,不同国家之间的差距很大,注册率从15%到80%不等。

    《布鲁日公报》提出,要确保为年轻人提供最好的职业教育与培训课程,以便让学生和社会各界充分认可职业培训的价值,将其作为提升自身教育和职业前途的有效途径。这种更适应时代发展、更具吸引力的职业教育与培训体系有如下特征:

    ——最大限度扩大终身学习机会,让所有人在人生的任何阶段都有机会开始学习,教育与培训的路径更开放、更具弹性。

    ——增加海外学习与培训的机会,不仅要提高语言技能,还要增加自信,增强适应能力。

    ——提供优质的职业教育与培训课程,让培训更切合工作需要。

    ——为处境不利人群提供更多学习机会。

    ——创造力、创新力和创业精神。

    《布鲁日公报》提出2011-2014年中期行动计划,鼓励各成员国在国家层面出台具体措施,欧盟将给予相应支持。


    英国:首次为学徒制立法

    据经合组织《年度教育概览》称,英国青少年的辍学率明显高于绝大多数发达国家,15-19岁青少年中有10.7%既没有在学校接受教育,也没有参加工作或培训。英国青少年的辍学率比经合组织平均水平高出7.2%。

    意识到青少年辍学率过高的严重性,英国政府开始考虑把职业教育和培训的重点放在青少年身上。

    前不久,英国政府公布《学徒制、技能、儿童与学习法案》,这是近200年来英国首次对学徒制专门立法,希望改革学徒制以满足英国长远的经济社会发展需要。该法将帮助英格兰实现到2020年每5个年轻人就有1人接受学徒培训的目标。

    英国企业界获得政府1100万英镑的资助,用于增加近3000个新的学徒岗位,其中近60%的资金都用于16-18岁的学徒培训,剩余部分资金主要用于19-24岁的学徒培训。英国政府表示,在2010-2011学年用于16至18岁阶段教育的投入将达到64.8亿英镑,比上学年增加4.2%。

    英国提出,2015年将青少年接受教育的年限延长至18岁,其中职业培训将占很大比重。这符合英国“国家技能人才发展战略”的要求,该战略旨在通过技能人才的培养促进英国的经济增长,目标是30岁以下人口中有3/4受过高等教育或拿到高级技术职称。

    英国政府近期还推出5000个绿色工作实习岗位,为14-19岁的年轻人未来的职业生涯提供新的选择方向。这项名为“绿色人才”的计划是为了培养未来的环境型领导人才,让年轻人在今后的绿色经济中找到工作机会。为“绿色人才”计划提供实习岗位的是英格兰境内6个世界一流的环境中心。
返回顶部
申博真人 申博真人 申博真人 博狗真人 博狗真人 申博真人 博狗真人 博狗真人